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美食

逢煤必化藏隐患

2018-11-06 09:41:58

“逢煤必化”藏隐患

面对煤炭行业的整体低迷,各煤炭企业将转型的目光都聚焦在了煤化工上,对于煤化工的投资也是异常火热,有的地方甚至出现逢煤必化的现象。

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协会会长李勇武在近日举办的2014中国国际煤化工论坛上表示,中国煤化工产业规模保持快速增长,其中2013年已投产煤制油项目的产量达到170万吨,甲醇产量达到2900万吨,煤制烯烃产量180万吨,煤制气天然气示范项目产量也达到了27亿立方米,产业规模位居世界首位。

不仅如此,李勇武还指出目前国家批准的一批项目正在抓紧建设,预计到2020年,中国煤制油和煤制气规模分别达到3000万吨和500亿立方米。

煤化工火热缘起何处?

煤化工作为煤炭产业链的延伸,在当前发展火热,这与煤炭行业本身的不景气有着直接联系。

从行业本身来讲,煤炭行业本身就热衷于煤化工,煤化工属于煤炭产业往下延伸的一部分,多利用一次就可以创造额外的利润。当煤炭行业较为景气时,煤化工就已经很热了。而现在恰恰是煤炭行业迷的时期,煤炭运不出去,所以就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煤化工上面。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[微博]在接受《中国产经》采访时说道。

煤企当前面临重重困境,而一些地方政府为了保住煤炭企业,保障地方财政收入,也纷纷加大了对煤化工的政策扶植力度,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刺激了煤化工的发展。

由于目前我国煤炭产业政策指引,导致市场机制在煤炭资源配置过程中没有发挥基础性作用,大量的煤炭资源以非市场化方式流向大型煤炭企业集团,大型煤企以极低的成本获取了煤炭资源,发展煤化工的成本降低;加上国际油价上涨和地方政府的支持,煤化工的发展便一发不可收拾。中商情报产业研究院行业研究员马思明在接受《中国产经》采访时说。

从煤炭企业本身来讲,强大的转型压力使它们不得不去发展煤化工,去抢夺行业的制高点,赢得先机。

一方面,煤炭产业经营环境大幅恶化,煤企盈利能力不太理想,传统煤炭业务很难帮助企业走出台,煤炭巨头纷纷抢滩新型煤化工以期能够占领行业制高点。中投顾问能源行业研究员周修杰在接受《中国产经》采访时表示。

逢煤必化背后藏隐忧

煤化工产业的快速发展伴随的是投资过热、技术不成熟和运行不稳定等问题。个别地方政府为发展经济,积极推动煤炭就地转化利用,在对煤炭资源、市场和环境考虑不充分的情况下,积规划和开工建设一批煤化工项目,出现了逢煤必化现象,如不加以控制和引导,则有可能引发下一轮的产能过剩。

林伯强指出,当前煤化工的过热发展,是一种不健康的发展模式,如果任其发展,就会引起行业产能过剩。而且,无论煤化工怎样去发展,都是一种生产过程,而生产过程中就会伴随着废气、废水的排放,由此引发的环境污染问题更为严重。煤炭转型要更多的考虑非煤业务,而不是一味的在其产业链上寻求机会。

由于中国现代煤化工产业的发展还处于初级阶段,技术还未成熟,运行也不稳定,根据中商情报数据显示,60万吨的煤制烯烃将会达到400万-500万吨的二氧化碳排放量。在这种情况下,大力发展煤化工会严重污染自然环境。

周修杰指出,传统煤化工和新型煤化工项目均存在很大的污染隐患,若环评工作不到位、排污设施利用率低,新一轮的环境污染很快便会袭来。尤其是大型煤化工项目多处于西北生态环境较为脆弱地区,大气污染、水污染、固体废弃物污染可能破坏当地的生态系统,进而影响当地居民生产生活。

工业和信息化部原材料司副司长潘爱华认为,现代煤化工是高煤耗、高水耗、高碳排放产业,并且煤化工项目投资强度大,风险较高。但是目前现代煤化工发展呈过热趋势,出现了逢煤必化的现象。因此产业发展不能影响煤炭消费总量的合理控制,还必须量水而行,科学布局,同时也要考虑巨大的碳减排压力。

煤化工火热的背后面临着很多问题,逢煤必化对资源环境和产业发展造成的负面影响是不容忽视的。

马思明表示,新型煤化工对水的依赖性非常强,而煤炭资源储量丰富的地方水资源往往相对匮乏,自然环境承载能力较差,生态较为脆弱,过度发展煤化工给自然环境造成非常大的压力。新型煤化工产业应该适度发展,如果持续过热,终会导致新型煤化工产业出现产能过剩,浪费了宝贵的煤炭资源。到,当大型煤炭企业在获取大量廉价煤炭资源的同时,由于煤炭行业进入门槛逐渐提高,中小型传统煤化工企业很难获取煤炭资源,进入煤炭领域,失去了公平竞争的机会,煤炭行业的健康持续发展就会受到挑战。

合理布局统筹规划才能健康发展

现在煤化工企业基本上都是各自为政、各行其是、自产自销,没有联合的概念和倾向。中国科学院院士陈俊武提出,各自为政是煤化工发展的瓶颈之一,只有全国统筹安排才可能实现煤化工产品的价值化。

林伯强表示,现代煤化工产业还处在初级发展阶段,迫切需要加强引导、优化布局,强化创新、提高效能,推进各项示范工程切实取得良好效果,促进行业持续健康发展。在环境脆弱的地区,对于煤化工的选择一定要慎之又慎,不能因为当前的利益而毁掉其未来的可持续发展。建议国家应加大政策调控力度,尽快制定出台煤化工相关产业政策,保护和引导企业、地方政府的积极性,及时规范和引导产业规范健康发展,严控煤化工产业发展规模和增长速度。

对于煤化工的发展,一定要科学规划布局,才能促进产业有序发展。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副秘书长胡迁林表示,很多煤化工企业都苦于难以找到成熟的好产品,而一旦某产品在技术上获得突破,就会出现一哄而上的现象。如果不能实现有序发展和合理布局,将会导致资源和资金的浪费,而且,对地区生态也将造成不可逆转的破坏。

在科学布局的同时也要加强科技创新,推动产业链向高端延伸,提高产业综合竞争力。在发展过程中一定要紧绷环保这根弦,强化安全环保,促进产业绿色低碳。

周修杰分析认为,煤化工项目既有污染隐患又可以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,国家层面对煤化工产业的态度也曾发生重大变化。不过,若要促进煤化工产品健康平稳发展,国家层面、地方政府、龙头企业还需提前做好产业规划和污染防治工作,盲目跟风、肆意扩建必然会阻碍产业发展。■

防爆工业吸尘器
TVOC检测仪
木工裁板锯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